甘肃快3 > 小说 > 迷影 | 2016观影记录

原标题:迷影 | 2016观影记录

浏览次数:175 时间:2019-11-30

2016年可能是我近些年里观影最少的一年,满打满算也不过百部,但观看的影片类型和以往我的偏好有很大区别,于是在此简单总结一下去年看过的电影。

2016年新片

16年有两部洪尚秀的电影,《这时对那时错》和《你自己与你所有》,前者尤其让我着迷,这是一部将尴尬美学发挥到极致的作品,在男女对话的角力和时空的复调中,诉说着某种都市生活的本质。而后者则有些单薄,缺少了城市景观独有而具体的背景,影像似乎有些没有说服力,但这也是导演新的尝试。

Tom Ford执导的《夜行动物》可能是我今年最爱的一部电影,影片里传递出的气质让我甚至想到了安东尼奥尼,尽管在风格上差异甚大,但共同之处在于他们都精准的表达了时代的精神与困境,许多影评人喜欢拿本片的结构说事,不过也许这并不是它的魅力所在,真正击中我的,是片子里无数个细节,就像Susan家的那副Desert Fire,给观众一个回望的凝视,神秘又迷人。

神棍片《鸟类学家》是那种让你刚看完有些迷惑,但越回想越着迷的电影,它讲述了一个现代的圣安东尼修行的故事,中国女人的SM捆绑、耶稣之死、天狗狂欢、圣灵降临、标本森林…种种奇异的景象蜂拥而至,你试图保持清醒,却转眼间又被冲昏了头脑,只能放下理性的质疑去静静感受,别忘了,在这个远离启蒙运动的时代里,理性早就被否决了。

关于《霓虹恶魔》,我一直保持着很喜欢却又觉得没那么好的态度,电影手册选其为十佳的理由无外乎数字电影的进步与其对美的新探索,恶评则都集中在台词的幼稚、剧情的空洞上,然而时尚圈也真的充满了庸俗的空洞。

无论是媒体还是观众,都将去年称为恐怖片大年,除了好莱坞的《招魂2》、《鬼关灯》等,还有不少日韩甚至中国本土的恐怖佳作诞生。

《招魂2》可能是迄今为止温子仁最好的一部恐怖电影,整部电影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其中渗出的丝丝寒意,电影中人物的设计都充满真实感,没有愚蠢的行为动作,白天的戏更是让人觉得哪怕在日光之下依然有邪魔横行,电影里大Boss“曼森修女”取材于著名恶魔学典籍所罗门的小钥匙,Valka是书中排名第62位的恶魔长官,麾下有38个军团,骑着双头龙,而常常会以天使的形象出现,回想起电影里女主角说小时候曾见过天使,让人细思极恐。

年初的《女巫》也有着大量恶魔学和真实女巫历史事件背景的电影,比如电影中那只让人毛骨悚然的野兔和邪恶的魔宴。在1662年的苏格兰,一名叫伊莎贝尔高迪(Isobel Gowdie)的女性被指控操纵巫术,在证词里她表明自己曾经变身成为野兔,以下为咒语:

“I shall go into a hare,With sorrow and sych and meickle care;And I shall go in the Devil's name,Ay while I come home again.”(我身为兔,多悲多叹多忧之兔,入我军门,直至再度归返之时。)

而变回人形则是:“Hare, hare, God send thee care.I am in a hare's likeness now,But I shall be in a woman's likeness even now.”(兔兮兔兮,神降忧于汝身。我形虽为兔,即化女形。)

而魔宴则曾出现在各种女巫传说中,从中世纪直到17世纪前后,认为与恶魔缔有契约的女巫会定时参加撒旦举办的魔宴。魔宴往往举办在非周六日的深夜,女巫要周身涂抹软膏,乘扫帚飞来,先向化身为黑山羊的撒旦表达敬意,接下来开始用餐,此时女巫拿出事先杀好的童血童肉进食,宴会结束后,众女巫把火吹灭,在黑暗中与身边任意人乱交,整个魔宴以黎明来到为终结。

韩国电影从李沧东到洪尚秀,从朴赞郁到金基德,可以说导演界群星灿灿,在十几年间向全世界输出了大量优秀电影,而去年由罗洪镇指导的《哭声》可以说是让人无比惊喜的佳作。萨满教、神道教、天主教、巫毒教...各种怪力乱神齐齐上阵,正像韩国本土的文化抗争一样,连绵的阴雨、摄魂的照相术、萨满跳大神、黑公鸡作法…种种桥段都把我拉回小时候听说的各种怪力乱神的民俗故事中,观众的视点伴随着摄像机,如同一个迷茫的亡魂,在这座骇人听闻的村落里猜测着事情的真相,不必太过执着于确切的答案,毕竟神鬼不可用现代人的善恶观念揣测。

同是韩国电影的《釜山行》则显得有些直白,但鉴于题材的新颖(对于韩国本土电影)以及演员的精湛表演,依然是值得推荐的电影。

中国本土的《中邪》可以说是当下本土恐怖片的骄傲,打破了所有“国产恐怖片不恐怖“的魔咒,它的迷人之处在于没有使用任何廉价的恐怖音效,没有使用一惊一乍、粗暴低级的吓人手段,用”还人“这种极具本土民俗气息的题材,极低的成本(电影节版本成本仅5万元),营造出了一种阴森的气氛,唤醒了每个中国人内心深处对村落夜晚、怪力乱神的萨满仪式的遥远回忆。


2016年以前的老片子

《大菩萨岭》应该是我今年看过最好的老片,冈本喜八导演、桥本忍编剧、还有仲代达矢、三船敏郎等演员,阵容简直华丽,电影讲述了一个处在时代变迁中的武士-龙之助,他即在行路老者求死时宛如杀生菩萨般出现,又做着杀害无辜的勾当,佛性与杀性融合在一起,构造出这个复杂的形象,他希望通过杀生找到最极致的剑,最终却依旧迷失了方向,在戏剧化的黑白光影里,让观众切身感受到了生之幻、生之空、生之苦。

布列松的《武士兰士诺》讲述了湖上骑士兰斯洛特在寻找圣杯失败后的故事,布列松的电影一直就与好莱坞体系的产物截然不同,它缺少普通观众所熟悉的戏剧结构,而是用主观视角、更现代的布景和戏服以及未经训练的演员创造一种疏离感,就像兰斯洛特决斗的那场戏,马和枪的特写取代了好莱坞式的剪辑方法,仿佛在告诉你,这就是你肉眼所能看到的一切。

改编自B.E.埃利斯同名小说的《美国精神病人》,通过对20世纪80年代资本社会中的景观描绘,深刻的指出了消费主义对人的异化,在整个电影里,反而是日渐癫狂的男主角更像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整个都市如同一个巨星马桶,有着一个隐形而庞大的污水处理能力,用以处理顶层阶级的“排泄物”,当主角意识到这一点并开始寻求解释时,就会感受到这种巨大的恐慌和空虚。

《极度空间》是约翰卡朋特极富创造力的作品之一,正如拉康所言“不要相信形象”,形象在本片中被具体化,抛开有些反深度的俗气结尾,影片的设定和节奏都让人惊艳,如果我们戴上眼镜就能看到事物的本来面貌,我们就唯有反抗这个选择,所以在那场长达十几分钟的无聊搏斗场面里,黑人男一直在抗拒戴上眼镜,因为一旦戴上,就注定参与到革命中,不仅是对权威精神控制的革命,也是对自己日常生活的革命。

导演Stuart Gordon曾经导演过恶魔娃娃、活跳尸等恐怖片,在《异魔禁区》中一如既往延续了他电影里怪咖的审美和奇葩的镜头语言,整部电影用五毛特效和演员拙劣的表演构建而成,却很难彻底的断定它是一部烂片,反而有些后现代的摩登感。电影剧情改编自Lovecraft的作品The Shadow over Innsmouth,在为数不多的克苏鲁体系电影里,这部电影算较好的完成了克苏鲁神话中阴郁荒谬氛围的营造,深潜者的造型也极还原小说原型,如果对克苏鲁神话有所了解可以一看。

邪、蛊、魔三部曲是香港导演桂治洪的邪典电影系列,第一部《邪》背景设定在民国初年,整部片子拍法一般,最后那段艳戏反而显得最好看;第二部《蛊》拍得极佳,南洋邪术与赤裸的美女将电影烘托的更为邪气,分章节式的介绍各种蛊术,甚至让我有了当初看韦斯安德森时的乐趣;第三部《魔》是《蛊》的续集,比《蛊》差得太远,《蛊》里精心设计的各种邪术,在这里被简化成一种日本动漫式的必杀技,没有了邪气,只剩血腥恶心的奇观。

大卫林奇的《内陆帝国》是其对数码摄像的尝试,我们在《穆赫兰道》里见过的那些让人眩晕、不适的扭曲过的人像,在数码摄像的质感下显得更加可怖,他打碎了电影的核心

  • 时间与空间,让观众仿佛坠入一场大梦,再也没醒来。

本文章由Amos编写,HotelNowhere独家发布。

不允许任何未经商议的复制转载。

本文由甘肃快3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迷影 | 2016观影记录

关键词:

上一篇:JavaWeb前端笔记

下一篇:小论文章要讲道理